王立第二戰研所 Evil Overlor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Strategic Studies

關於部落格
閱書心得與評論,新書介紹與舊書回顧。時事觀察與獨斷見解,個人立場偏黑色,戰略家沒有樂觀的權利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1604704-3']);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522356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南海看國際事務的一些觀念

 




近來看一些講台灣主體性的文,講到各種條約與國際法,然後毫不意外的,總會看到一種「反正最後就是美國說了算」的說法。這嚴格說也不能算錯,但為何這種說法一直都不是主流,甚至在國際政治上根本是末流,沒人會這樣討論問題?
 
進入主題前,筆者想先談一下有關台灣地位未定論的問題,當然不是講法律,因為真要用國際法與條約慣例角度切入,這個未定論幾乎是定了。問題在於事實存在並不牴觸地位未定論的問題,除非硬要幹那種主張台灣有全中國主權的神奇論點,不然在幾十年前離開聯合國之際,就已經確定中國席位被北京奪走,台北當局已無代表性。
 
這方面來說,台灣的教育洗腦的很好,或者說根本沒解釋,導致多數民眾搞不清楚狀況,把法律上的責任歸屬,與現實的所有問題,通通混在一起。畢竟現實來說,我們使用的身分證跟鈔票都是真實的,所以才會有人覺得,台灣擁有主權怎麼會有問題?
 
筆者不想討論法條問題,想知道就請移駕這幾篇文章,作者目前在德國研究法學與法哲學,讀者可以自行判斷,要相信這方面的專業,還是相信軍武版一些根本沒念過法學的人。
1945以後WTF?(一)
1945以後WTF?(二)
1945以後WTF?(三)
1945以後WTF?(番外)
 
 
講國際法,是為了後面主題鋪梗。
 
現在筆者要談的是,國際事務並不是很單純的只看誰拳頭大,也不是說講理就一定都行的通。從戰略家的角度來看,一切的行動都是為了增加自己的行動自由,而如何增加就必須看手中的資源與當下的環境。手中資源這容易懂,你有強大的軍力與繁榮的經濟,自然有很多牌可以打,當下環境就一堆人不懂,在台灣要解釋這方面問題很麻煩。
 
筆者儘量用簡單的方法來講,所以拿南海問題來大致解釋。簡單來說,近代海洋法的建立,其實是海權國家為了增進自己利益而設,長久下來變成一種慣例,像是經濟海域兩百浬與領海十二浬。但也不是每個國家都買單,像是美國就不吃這套,因為美國實際上有海洋霸權,才不可能簽署十二海浬這種限制自己行動的條約。而實際上,美軍真的從你家旁邊通過,除了抗議以外你還能怎樣?
 
但這種依照慣例形成的國際法,在多數國家間還是有強制力在,畢竟不是每個國家都有強大的海軍,也不想靠海軍打來打去搶小島,過去那種為了千里外的島嶼開戰已經成為歷史,建造一批現代化海軍,結果拿去佔領沒有實利的小島,實在是很荒唐的事情。
 
這在南海海域特別重要,因為整片南海大部分都是島礁,依照海洋法來說,漲潮時就會被淹沒的島礁不能算是領土,蓋人工物上去也不能算。所以台灣擁有的太平島在南海就是重要資源,其實可以有極大的戰略彈性,但卻被周邊國家玩弄到死,理由為何?
 
因為當台灣宣稱太平島的主權,以及周邊海域的領海與經濟海域,菲律賓就跟你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根據以上那些國際法,台灣沒有主權。這當然是睜眼說瞎話,但此話一出你要怎麼反駁?因為中華民國在國際法上已經被取代掉了。
 
但你說中國就會很開心的承認海洋法嗎?當然不會,因為承認的話問題超級大。理由說穿了很簡單,中國的海上實力日益增強,對南海的野心是眾所皆知,一承認海洋法跟國際法,馬上有幾個問題要面對。其一,是中國必須立即承認自己佔領的島礁,根本不具備領海條件。其二,太平島的台灣守軍,中國無力指揮,若承認處於內戰狀態,則相關國家可以說等你內部打完再來談。
 
總之,中國對海洋法的認定與使用,是對自己有利的承認,不利的就打死不認,你去罵人就會被反罵,說海洋法都是過去帝國主義,中國不承認。
 
 
很機車嗎?當然很機車,因為國際法的概念,基本上是大家都承認某一套遊戲規則,你如果不承認就早講,大家也知道你要幹嘛。問題是你偏偏又不承認,喜歡用就用,不喜歡就不用,而且不是找法條跟慣例的漏洞,是直接甩都不甩。這才是大麻煩,表示你這國家在根本上無視任何遊戲規則,簡單講就是帝國主義進行式。
 
在南海的國際事務可以說是力量與理論兼備,拿出海洋法來談可以談很多成果,像是台灣佔據的太平島,最早可以說是法國插旗子,但二戰後中華民國海軍去佔有,之後幾十年都處於台灣實際統轄的狀態,法國也一直沒有提出任何異議。時至今日,也不會有人說太平島不該是台灣的,只會討論台灣本身的國際法地位在哪,太平島跟台灣一併處理就可以。
 
而過去有過區域衝突,甚至是開槍打死人的地方,像是中國與越南的海域衝突,還是可以拿出海洋法來提。只不過尷尬的地方就在這,中國佔據的島礁有不少根本漲潮就被淹沒,是上面蓋了水泥建物後才可以住人,要依此宣稱領海是很有問題的,但在此時中國就會不承認慣例。但在佔有確定有領海的島嶼,中國又大聲疾呼十二海浬主權的重要性。這種玩弄周邊國家的做法,才是導致今天美國開始要介入後,問題開始大條的遠因。
 
總之,拿出過去幾十年的資料,可以確定先佔原則。畢竟南海真要說歷史,千年前就有船隻經過,有些島嶼還可能當作補給站。但這種千年前的國家,該滅亡的都滅亡了,中國拿一個明朝沈船來解釋南海主權,現代國家是沒人會鳥的。因為很明確的事實,就是南海的主權在二戰後才開始被周邊國家重視,之前誰理你?尤其自己連海軍都沒的,連上談判桌的資格都沒。
 
這也是為何台灣主張的十一段線,跟中國的九段線基本上不被承認的理由,這種看地圖大筆一揮,無視歷史與現實因素的宣稱,實在沒有意義。現在日本開始討論是否要派遣海自到南海,美軍則是乾脆地把軍艦開過去,中國除了叫罵以外也不能幹嘛,根本沒有遠洋作戰能力的中國海軍,想跟第七艦隊開戰?腦袋有洞嗎。
 
 
 
最後,筆者要說的是,國際法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幾十上百年累積出的慣例,然後大部分的國家都承認這一套遊戲規則,並依照規則進行國際間的談判折衝。像中國不買單,想要從中取利,利用自己大國崛起的軍事經濟實力,軟硬兼施的逼迫南海周邊國家就範,結果就只剩下一個:大家去找更強的美國來介入。
 
這套國際法美國也不見得會配合,但絕對不是美國就會恣意妄為,想幹嘛就幹嘛。要當世界霸權,並不是只靠拳頭就可以收服小弟的,你還是得遵守一個既定的規則,在南海這種地方,美國本就沒有直接的利益在,依照國際法處理問題並無不妥。
 
而回到台灣問題上,台灣自己法理性到底夠不夠,事實上宣稱獨立與否,這些都是個別的問題。因為就國際法來說,台灣是可以去找到足夠的法條,宣稱現在中國北京當局,在法理上對台灣沒有任何繼承權利,所以根本沒有統獨問題,只剩下住民自己的意向。如果做到這點,至少台灣手上就可以有夠多的牌可以打,美國也不可能無視台灣主流民意,當台灣絕大多數人都認為明確表達不願意與中國統一,想要擁有獨立的外交權力,更有甚者要重新確立台灣的主權屬於全體國民,來一場公投自決。
 
說真的,美國難道會因為公投過關,就宣稱放台灣給中國打爛嗎?
 
保證不會,一定是官話說一堆,然後做善後處理,如果可以的話直接把AIT變成大使館也不是不行。因為中國再怎樣,都不具備在西太平洋與美國開戰的能力,更別提現階段確定日本會加入,在此狀態下對台發動攻勢,這是政權自殺。
 
國際關係沒那麼難,美國當然不希望台灣這樣做,因為會增加不必要的成本。所以不支持台灣公投法,不支持台灣刺激中國,說穿了就是這種節省多於開銷的觀念。但這絕對不等於美國放棄或是不支持台灣,因為就現實利益來說,沒有任何理由把台灣主動「放棄」給中國。
 
台灣在國際上寸步難行的理由很多,但就戰略家的角度來說,儘量增加自己的行動能力最重要。就實際作法而言,就是儘量減少對外的依靠,而實際上不可能完全不依賴,就要去尋找對自己比較有利的對象。
 
而最現實的問題就是,台灣打一開始就不屬於中國,二戰後就一直是美國的附屬國家之一。要說附庸也好,要說是一條狗也可以,總之台灣就是美國陣營的一員,現在的危險在於太多人腦袋有洞,以為可以變換對象到中國去,還可以吃香喝辣。
 
別蠢了,鼓吹台灣換老大最力的那些統派高層,幾乎都有綠卡跟楓葉卡。住在北美,心繫中國,然後健保用台灣的。
 
這些人不是白癡,自己拿不到在那邊喊統的才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