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第二戰研所 Evil Overlor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Strategic Studies

關於部落格
閱書心得與評論,新書介紹與舊書回顧。時事觀察與獨斷見解,個人立場偏黑色,戰略家沒有樂觀的權利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1604704-3']);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522356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十分鐘內就懂的系列 - 恐怖主義是政治活動






雖然之前在查理周刊慘案時,就寫過一篇恐怖主義為政治性活動的東西,但今天這個屠殺事件,還是值得筆者再簡單用短篇形式解釋一次。
 
恐怖攻擊,本質就是一種軍事活動,只是刻意針對平民百姓為之,是一種以弱擊強,攻其不備的作為。這在理論上,是一種非常有效的攻擊手段,因為可以迫使對方將大筆資源投注在國內安全上,消耗其經濟潛力,以及對外的軍事部屬能力。
 
典型的一個例子,各位應該都沒想到,就是二次大戰時的杜立德轟炸東京。日本想都沒想過會有美軍轟炸機來襲,因為從航程來說不可能。但美國就是用航空母艦偷襲了一次,迫使日本軍方調回戰鬥機與高射炮在本土防衛,且在心理上讓日本民眾驚覺自己並非安全無虞的。
 
讀者會問,這是戰爭行為,怎能跟恐怖攻擊相提並論?答案是,手段跟目的基本上一樣,差別是國家之間的戰爭行為,與非國家組織對國家組織的攻擊行動。現在如何切割這兩者,是用我們在這時代對道德與法律的認知來區隔,與過去已經不同了,即使是國家內的極端團體,對本國人發動攻擊,也會被當作是不可原諒的恐怖行為,而非內政問題。
 
時代當然是有差異的,因為當年我們偉大的國父,孫中山先生與其他一群革命家,基本上都是用炸彈跟子彈在國內破壞,雖說主要攻擊對象是政府官員,但也常常誤殺百姓。可是在一百多年前,世界上並不會將革命行為當成恐怖行動,大多視作他國家務事,只要你別來我國亂搞,或是搞壞兩國關係就好。
 
今天回過頭來看IS對法國的恐怖攻擊,表面上是報復法國在敘利亞內的轟炸,實際上是否要逼法國撤軍,或想要吸引更多憤世嫉俗的年輕人加入呢?這很難講,但要用西方帝國主義壓迫,就講得太遠,對現狀解釋一點幫助都沒有。
 
因為,恐怖組織要的就是權力,如果今天世界各國對IS說:「算你行,我們承認你們建國,但必須加入國際組織,接受國際規範。」筆者可以跟各位保證,不出一個月,IS馬上變成和平理性中立客觀的正常國家,恐怖分子變成警察,聖戰士變成國防軍。反正不聽話還想要亂搞的成員,抓起來宰掉就好。
 
因為時代已經不同,現實不可能如此,若世界各國承認恐怖組織的行為有效,那麼各國內部的團體組織都會起而傚之,世界將永無寧日。
 
 
 
用文化跟歷史去解釋恐怖組織的行為,很容易犯下將行動的理由,與環境背景混為一談的錯誤。就好比在台灣若失業率極高,年輕人都要去跳樓了,你可以選擇把現在的政府推翻,而不是跑到紐約去炸死幾百個人,再高喊都美國害的。
 
IS是一個理性的恐怖組織,會選擇某個國家攻擊,就是柿子挑軟的吃,不然這麼有種,怎麼不用同樣的作法,跑去百老匯幹一票大的?因為十幾年前才證明,你在美國本土這樣做,下場就是兩個國家被幹掉,IS的高層又不是白痴,至少還分得出來,在巴格達炸死幾個美國商人,跟在紐約炸死一群看電影老百姓,美國的回應差別會多巨大。
 
不用在這邊亂猜,認為IS這些組織對誰攻擊,是基於一些宗教情懷跟歷史仇恨。要展開一場像這次有計畫的大型攻擊,IS高層一定都評估判斷過,絕對不是隨便去殺人來拉高仇恨值。至於IS的高層圖謀的是什麼?誰曉得,法國在中東的干預向來很黑,說不定是哪筆生意沒做成,為了錢才決定報復的。
 
恐怖組織在現代已經算是黑組織,不會開記者會公開宣示,只看檯面上的理由就下判斷,很容易犯錯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