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第二戰研所 Evil Overlor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Strategic Studies

關於部落格
閱書心得與評論,新書介紹與舊書回顧。時事觀察與獨斷見解,個人立場偏黑色,戰略家沒有樂觀的權利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1604704-3']);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522356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十二年國教的殘局收拾(四)






前三篇把短期可以解決的問題列出,邏輯上來說是這樣的,因為現階段有缺陷,所以在既有的架構下,調整學區以及入學方案,使其符合就近入學等理念,同時資訊透明化,讓家長有足夠資訊選擇學校。在這種情況下,接著再做開放私人辦學與效率化,才是正解,依照目前的狀況只是讓那些「根本沒用」的私校,大玩補習教學把學生荼毒到死的把戲。
 
原本預期會是上萬字的誇張篇幅,不過經過過年想了想,其實不用太複雜,因為理論丟下去又沒意義了。之後的問題就先簡化處理,省得焦點又被模糊掉。
 
 
 
現在來談第一個長程問題,我國的考試制度需不需要統一管理?這個答案是,需要也不需要。這看起來弔詭的答案,是指大學教育而言,並非是高中職以下的十二年國教,理由容後段敘述。
 
現實而言,我國的教育目的還是大學,所以考試決定教學幾近真理,想要忽略大學入學,直接改革中小學的學制跟考試制度,根本就是痴人說夢。這並非指責教改的錯誤,這是在指我們大學的問題,這些問題很多也很大,諸如私立學校制度有問題,半公半民不倫不類,教學無效率又沒有要求,根本是學店。大學入學考試過度僵化,妄想用幾個簡單測試去判斷數百項專業,而這又扯到大學教授有沒心力想要獨立考試之類等等。
 
總之,大學端的問題千頭萬緒,不是這篇要討論的重點,筆者必須把這些問題擱置,不然又會是無限循環。但就以考試制度來說,大學的統一考試,像是現在的學測跟指考,早該取消或是修正,交由各系所自行辦理,才是符合適才適所的概念,也唯有如此才能修正高中以下為考試而教學的毛病,上課變成是反覆練習題目而非學習。
 
廢除學測指考,回歸大學自主聽來很驚悚,但確實是必須要做的,問題在於家長無法接受,會有一大堆走後門的妄想症出現。而依照文化慣性,要教育部放棄權力也太難了,筆者也不贊同現階段這樣做,所以剩下唯一的選擇,就是把學測跟指考的內容豐富化。
 
也就是,大學指考不再是單一考科,以數學為例子,數學考試可以進一步細分難度甲乙丙,學生自己選考難度。而大學的選科標準放寬,讓其可以自由選擇錄取標準。筆者聽過反對聲音,認為只要現行考卷調整鑑別度即可,完全沒有必要修正。這種說法聽來正確,實際上完全不是,因為就算理工科的數學難度較高,不同校系的要求也不同,文科需求較低,不代表就可以隨便出。依照目前的數甲數乙分類法,僅能大致上分類,對於各校系想要確認能力,學測還是得二階段考試,既然如此何不乾脆只考一次,省得乾脆。
 
此外,筆者建議的是,不僅僅是數甲數乙,最好每一科目都獨立考試,通通都分成甲乙丙三級,單純的排列組合,就可以涵蓋所有校系的需求與難度。問題是這種反對聲音大多出現在高中端,覺得會有教學跟排課上的困難,這也是聽來正確,實際上不正確的反對意見,因為現階段的改變就是要修正為了考試而教學的亂象,改變其變化,讓高中生可以自己選擇要修的科目,這才是為了學生吧?豈有便於教學與管理,所以棄學生需求不顧的道理。
 
這就是筆者說的,長期來說我們是否需要考試統一管理的問題。大型考試有其管理的必要性,但必須設立專責機構,這個機構只負責考試,納入各階段的教師與專家,僅憑教綱需求出題,成立必要的題庫,範圍包括單選、複選、填充、問答,甚至申論題都有必要。然後大考前一段時間,挑選入圍委員,直接挑選考試單位的題庫,依照難度跟需求分出考卷即可。
 
只是,這種觀念,大眾能否接受?筆者是蠻懷疑的,但這個方向的改變,筆者則是認為勢必進行,絕對不能再拖延,不然只是把狀況惡化,我們從考試當中依然挑不出適合的學生,只是很會考試或是補習的人。
 
 
 
這是大學考試,而長期來說,中小學考試也需要設立縣市等級的專責考試機構。理由有三,第一點當然是減少教師負擔,出過題目的人就知道,平常一周上二十堂課,還要去想段考題目有多痛苦,尤其是新人教師手上沒題庫更辛酸。第二點則是降低參考書題庫的重要性,用過都知道題庫光碟多好用,好好訓練幾乎可以應付所有考試,但反過來說就是跳出題庫範圍,可以跨過難關的學生沒幾個。
 
第三點則是最重要的,提供一個評價標準,目前各間學校的標準,多半是畢業生的高中職錄取成績。這衍生出兩個問題,第一個就是很少有人會做歷年各校整理,確認這間學校到底是把學生教聰明還是變笨,是擅長考高中學生還是技職類,亦或對資優班有一手還是對低端學生也很在行。坦白說,完全不知道,筆者在裡面混了這些年,除了口耳相傳之外,對於各校的評價也多半還是表面。畢竟沒資料嘛。
 
第二個問題,就是學校的進步很難查,目前我們只知道畢業生的結果,但無從追蹤在校的變化。頂多是從段考中去查,但沒有辦法做到各校比較。但若採取考試題目統一的方式,一個縣市內每間學校的平均成績,高標與低標一目瞭然,在大量數據的佐證下,每間學校的成果一清二楚。一年六次段考,足夠判斷學生進步與否,也夠讓大眾評價學校的教學成效,而哪些老師會是頂尖水準,哪一些只是碰到好學生,就會一目瞭然。
 
而這各縣市層級的考試單位,一樣可以出兩份難度不同考題,在段考時間內發給各校考試,選考哪種難度,會有什麼結果,一切交給第一線的人處理與面對。畢竟市區跟郊區,乃至於偏鄉的學校,結果一定不同,我們需要的是一整年以上的連續紀錄,從而判斷學校與教師的優劣。
 
為何筆者這樣說?有在第一線教學的人,一定很清楚,有的老師就是願意承擔特定的班級與學生,把吃苦當修行,但是成績就是考不出來。有的老師則是死都不願意接手爛攤子,只想要找到好學生去帶。總之教師也是百百種,好壞很難從表面成績看出,有些好老師其實是背景硬,有的好老師則是根本看不出來。
 
或者我們這樣說好了,一個在偏郊學校待二十年,對家庭背景較為弱勢的學生不吝付出,把這些學生都拉上來,至少沒有沉淪在毒品跟犯罪中,一個個畢業後也許沒有非凡成就,但至少行正坐端,成為社會基層的一份子。這種老師難道不需要給予評價?
 
很難過的是,筆者認識一些這種老師,但依照目前大眾的標準,以及人本單位的基準,大概都上不了檯面吧,看看服務夠久能否領個師鐸獎之類的就不錯了。
 
 
 
一言以蔽之,考試單位的專責化,在大學端的目的主要是要降低高中以下的學校,考試領導教學到幾近瘋狂的地步。而在中學端的目的,是在現有的情況下引入競爭,促使教學活性化,這種數千人以上參與的考試,才能夠有效評價各種教學法的優劣,以及特別優秀教師的能力。
 
像是近來很夯的翻轉教學,各位讀者知道這根本沒啥用嗎?難道老師都很懶惰只想混?別鬧了,那是因為第一線的人知道這真的沒有用,僅能用在特殊情況跟學生上。但要怎樣確認這個事實?透過這種大型段考的統一試題,翻轉教學是否特別有效,一個學期的結果就可以明瞭了,何必講了兩年還在盧。
 
最後,設立專責考試機關,以及統一段考得利最大的,絕對不會是私校。筆者的經驗可以很肯定地說,太多家長相信私校有用,完全是因為資訊不透明產生的迷思,以及我們文化上相信把學生嚴打勤管會有用的信念。這只能訓練出一堆聽話的狗而已,除非你家小孩本來就打算出國,所以去念一間專門考國外大學的私校。不然把小孩送去軍事化管理,只是在模具裡面灌漿,家長確定小孩以後都要被定型化?
 
當然,若你家小鬼已經在吸毒跟加入暴力團,送去軍校或是管理靠杯嚴格的私校,就很有用處,保證可以斷絕誘惑,訓練得服服貼貼。不過在此之前,家長怎麼把小孩教成這回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