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王立第二戰研所 Evil Overlor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Strategic Studies
關於部落格
閱書心得與評論,新書介紹與舊書回顧。時事觀察與獨斷見解,個人立場偏黑色,戰略家沒有樂觀的權利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1604704-3']);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538312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台灣的階級現代性






這篇算是基本版,畢竟筆者也不是專業的,但有感一堆左到蠢翻天的人亂講一通,還是覺得稍微解釋比較好。話先說好,左派很好,蠢左的問題是蠢但自以為左,不是因為左所以蠢,更不是那些因為不蠢就被蠢左當成右的左派,大概是微笑掛臉上,開幹在心裡。
 
 
 
台灣課本從小到大,對於社會學的東西粗淺到幾近白癡,可以說根本就沒說,然後灌輸很多算是假右派,其實是威權跟獨裁思維的假儒學說。筆者還記得國中念到外國史地,課本寫印度有種性制度,歐洲以前還有封建制度,老師補充說你看中華民國多好,民主又公平,根本沒有階級的弊病。
 
長大後才發現鬼扯,台灣的階級超嚴重的,而且嚴重的狀況比外國還慘。上層階級根據歷史傳統好歹有一些義務跟責任,台灣則是只要權力不要責任,通通丟給下層去死死,然後現在這些掌權者高呼我們不要分彼此,簡稱混蛋。
 
正文開始,先大致解釋一下,階級是一種人類社會必然的現象,農業社會出現的封建概念有其必然性,甚至是有必要性,但在工業時代中,因為技術的進步與專業需求,加上總體戰爭後需要基層士兵,全世界原本有貴族制度的國家,貴族階級都慢慢的把權力轉移到中產階級身上。
 
這當然不是全部如此,像美國就是打一開始就沒有大量貴族移居,由鄉紳與商人等中產建立起的國家,加上擴張性的政策,兩百多年後到今天,保持了相當的階級流動性。時至今日,所謂的「白色盎格魯薩克遜基督徒」,或是「猶太金融家」等,被稱為美國的貴族階層,實際上也不是真的可以大權在握控制一切,只能說他們掌握較多資源,比較可以影響國策。但要說能影響多少?還是勸各位別看什麼羅斯柴爾德家族的陰謀比較好,現實世界很複雜的。
 
回過頭說,像是歐洲等貴族傳統的國家,則是透過權力的轉移,貴族退出政治圈,變成要依靠一套完整的選舉規則,而且還要宣告放棄原本貴族特權等行為,明確的界定出舊貴族介入民主政治的規則。很機車嗎?當然很機車,一個中產階級等律師、醫師、銀行家等掌權,又沒有幾百年貴族歷史的包袱,怎麼可能會讓僅憑家門的貴族小子輕鬆晉身權力核心。
 
這講到日本又是另一筆帳,但我們現在也可以看得出,日本的舊華族勢力也不是說沒掌權,透過婚姻關係跟過去掌握的土地資源,仍然可以在區域內掌控到一些政治資源。但要說可以出來亮家徽就當選首相,這就離譜過頭,很多人觀察這種有貴族過去的國家,總會輕易的把政治權力跟家族背景掛在一起,認定一切都是某些陰謀論,這種態度在觀看現代社會甚至國際關係,非常之危險。
 
那麼,講到台灣,為何說階級性很重?那是因為,階級制度的形成,本身就是透過某一種制度,讓特定人可以不斷的繼承家族資源,形成正向循環。表面上當然是非常公平,像靠聯考制度拿到學歷,依照國家考試擔任公務員,理應公平的選拔制度,念過基本社會學的人都知道,背後隱藏著某一種邏輯。這套邏輯就是,你要先有一個穩定的經濟基礎,並且經由死板的教材跟反覆的練習,精熟了特定的考試規則,才可以通過這些試驗。
 
結果不消筆者多言,現在到底是階級複製的社會,還是其實流通超好的,隨便一個偏鄉小孩只要願意讀書,都可以翻身上台大變律師當幒統?幹,這種特例最好別拿來說,全台灣幾十年來可以成為這種人的有幾個,一直拿這類窮苦小孩念書變醫生律師,然後晉身中產階級的故事,只不過說明「除此以外別無他途」。
 
人類的社會是很像的,貴族在過去就是公務員,只是權力相較現在很大,而且往往兼任行政與司法權一身。現代公務員必須依靠所謂的現代國家邏輯,也就是法律制度與官僚習慣,去依循規矩行政,已經不行跟以往一樣,看到禮貌不周的民眾就拔刀砍下去。再說,舊時代貴族經過兩次大戰後幾乎都崩掉了,現在的制度與其說是那些舊貴族復辟,不如說是戰後透過新規則,重新建立了新的階級。
 
而且,晉身新階級的人,會想要複製過去的貴族特權在身上,由於法律上不可能享有統治的貴族權力,所以會在其他方面,諸如教育、文化等形塑特殊的階級文化。這也不是新鮮事,但只要我們可以暢通階級流動的管道,國家社會是不會出亂子的,有夢就有希望。
 
這也是世界各國,左右派在討論階級問題,都強調流通的重要,並且積極查緝弊端,避免走後門。這倒不是為了公平正義的目標,而是幾百年的經驗告訴大家,你把階級流動的路堵死,社會遲早會崩解,屆時革命暴亂,死的人更多更慘。
 
在台灣,問題出在兩個,第一個就是流通管道太小,又被制度性堵死。這指的是考試制度,理論上要照顧所有人的公立學校,由納稅人的稅金補貼學費,但實際上卻是由大多數中產階級就讀,藍領階級的機會相對來說少的可以。而私立學校照理說要提供特色教學,還有面對產業競爭的靈活性,卻在教育部公平統一的大旗下,壓縮了自由性,變成領補貼的假私立學校,然後轉過頭對學生收取高額學費,而這些去私立學校的,大多是藍領階級甚至更低。
 
而我們卻覺得這很合理,有錢人家可以享有納稅人補貼的優秀師資與設備,窮人就得反過來接受不公平的一切,因為「考試成績」的問題。如果讀者覺得這很合理,那筆者只能說,這種會造成階級自我複製的制度,一定有問題,不修正還想加強,不過就是自私而已。
 
另一個問題,就是已經擠身中產階級的各職業,有嚴重的自我陶醉傾向,軍公教相關職業最嚴重。這不是老生常談,而是血淋淋的事實,看看最近的年金會議,與會的軍公教人員是怎麼詮釋自己的退休金跟福利,實在是一清二楚。
 
哪裡一清二楚?不是領得多領得少,也不是詭異的會計算法,而是那個「理直氣壯」的態度。這跟過去貴族面對農民陳情根本一樣,農民跟你說繳稅太多吃不飽要賣小孩,貴族挺著胖肚子的說供養貴族是農民的義務,賣小孩是你自己耕田懶散沒賺錢,天候不好證明上帝懲罰你。有沒很像?「因為我考上了所以要給錢」,「因為我以前也很辛苦所以要給錢」。
 
哪裡不一樣?根本一樣的態度。
 
現代社會已經沒有貴族了,透過選舉制度等方式,重新賦予國家權力,不管是不是透過國家考試成為中產階級的人,還是一般的勞工階級,本就是互相互相。今天國家財政不好,繳稅的人負擔沉重,領納稅人錢的人本就該共體時艱。還在嚷嚷「理所應得」,那被抄掉真的只是剛好。
 
台灣的舊統治階級才剛剛被選舉翻掉,證明自己根本是一群無能蠢蛋,扈從階級死抓著制度,口口聲聲說財團跟政客才是統治階層,但行為舉止卻把自己跟廣大的中下階層的人割離。
 
問題出在哪,再清楚也不過。
 
台灣的左派還沒到左膠的地步,只是很多人連第一步「跳出自己的階級分析」都做不到,只是盲目亂套國外的狀況來台灣,難怪會覺得怎麼萬人響應,幾十人到場,然後再說全天下都與我為敵。
 
好孤寂悲愴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