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第二戰研所 Evil Overlor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Strategic Studies

關於部落格
閱書心得與評論,新書介紹與舊書回顧。時事觀察與獨斷見解,個人立場偏黑色,戰略家沒有樂觀的權利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1604704-3']);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522356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為何古代戰略難以套用到今日?(三)






這一篇要來談的,算是政治問題,也就是網路一堆談戰略的,根本上忽略的一個面向。呃,說忽略不對,沒有實務經驗或是幻想太多的比例較高,簡單說就是不了解現代制度的運作。
 
經過工業革命後,現代國家都在努力工業化,無論是技術層面還是文化上,這並不是什麼統治階級想要賺錢還是奴役人民,才刻意要這麼做,而是科學的方向就是如此。你想要國富民強,人民過得幸福快樂,豐衣足食,這條現代化的道路就不會改變,頂多是小細節跟順序的差異。
 
全世界大部分的國家現代化腳步,都在三百年的範圍內,東亞諸國甚至不到百年,要國家在各方面全面的現代化,更是數十年內的事情。而我們的戰略叢書,大部分談的戰略是什麼年代?扣掉二次大戰先後,幾乎都是幾百到上千年前了,說個坦白點,別說與時俱進這種話,根本就不能套用。就算是兩次大戰間出現的戰略家,其著作也可以看得出一些偏向,甚至有偏見存在,我們在閱讀這些近代戰略家的著作不可不慎。
 
 
 
回到重點,為何說現代戰略的複雜度很高?因為我們在談戰略的時候,其本體往往是個人或是組織,好比談論二次大戰的美國,絕大多數言必談羅斯福如何如何,之後的杜魯門如何如何,然後說到對面的日本,一下子是山本怎樣,另一下又是東條那樣,好像這是幾千年前的部落戰爭,一個人一個意志就可以決定這一切。
 
這都是幻想,現代國家都有複雜的制度,你的行政跟政策都要遵行制度,權力極難被全部集中到個人手上,會出現類似獨裁者的狀況,像是二戰的德國後期,蘇俄跟德國開戰之後,那是緊急狀況,遇到亡國危機必須繞過決策機制。不然正常的現代國家,除非是流血革命屠殺,你是沒辦法像遊戲玩家一樣,點個按鍵就搞定一切。
 
將複雜的國家制度跟流程,簡化成單一人的意志,這不是神化就是無知。多數有點研究的人,其實也知道這個道理,但因為研究的範圍問題,多半所知甚微,或者是沒有接觸實際操作,對政府的運作停留在很基本的認知。
 
舉一個例子,日本偷襲珍珠港,然後國會宣戰,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那麼依照日本原訂的計畫,是宣戰後才進攻,請問美國會暴怒嗎?這可很難說,最大的原因是,宣戰案在國會被通過,依照美國的體制,這代表總統也不能去談和了,美國就只能把日本打到國會滿意為止,而依照國會當時的代表性,美國鄉民大概會要把日本夷平再說。
 
那如果一切照流程跑,日本宣戰完兩天,珍珠港才被攻擊,美國人會放棄嗎?不會,事後諸葛來說,日本顯然欠缺對美國政治制度很了解的政治家,或是知道也不敢說,才會以為可以逼和美國。因為不管怎樣,只要國會正式過了,美國的戰爭機器就會開下去,不會出現損失艦隊就要談判的狀況。
 
就算同時期的德國希特勒,也不是為所欲為,還是必須跟工業界的人討論,讓軍方有權力規劃實際運作,人事調動跟資源分配,他也沒多大置喙的空間。很多狀況是到了後期越來越糟糕,加上刺殺失敗,才會讓政府體制逐步失控到毀滅。
 
 
 
這就是重點,政府體制都是逐步變化的,很多人討論戰略,都有一種很奇怪的幻想,大概是古代戰略書看太多,那些都是國王跟將軍寫的,讀的人都會把自己代入場景,幻想自己也可以是漢尼拔一般,在坎尼指揮大軍圍殲羅馬軍團。但實際上呢?各位讀者,我們都只是一般人,連在一間企業裡面都沒辦法規劃什麼偉大經營策略,或是讓公司賺錢翻兩翻,講戰略計畫這種東西不談細節,不就是遊戲玩太多的結果嗎?
 
在今天的台灣,就算給你去選上總統,你再怎樣違法亂紀,也不能逼著公務員違法更換事務官,你頂多在法律跟制度的規範下,去惡整跟調動,把人搞到受不了為止,即使如此也不能無緣無故開革公務員。政治就是這麼煩人的事情,中華民國不是沒有制度,蔣經國被認為是獨裁者,也得遵照一些規則或是習慣處理事情,不然鐵定造成國家混亂。
 
而強人都已經死了,現在都政黨輪替幾次了,還在幻想換了總統跟執政黨,一切就可以一次到定位,把該抓的都抓起來,吊路燈的去吊路燈,講這種話的人需要的不是戰略思考,是革命行動,自己去組織群眾叛亂贏了再說。沒有正常人會希望動不動,整個國家都砍掉重練的,這古今中外皆然。
 
更重要的一點是,現代政府之所以很難砍掉重練,是因為現代國家的治理,複雜度非常之高,金融有金融的專家,行政法上也有,各種層面都需要專業人才。而專業人才在自己的專業上很強,其他地方可能近乎智障,所以制度的設立需要防弊,避免這些專家在自己領域亂搞,然後用專業的名義騙預算,為自己圖利。
 
 
 
所以我們看了一本孫子兵法,這可以拿來用在現代國家的運作嗎?別鬧了,真用下去會死很多人的,連概念都不能套用。這原理說來不難懂,但很難被人接受,因為大多數的人都討厭複雜事務,喜歡單純的原因跟解決之道。現代國家的戰略,就是必須討論與調和,讓各方人馬都可以介入其中,協調出各自最佳的利益,制度上的協助就是讓協調不會出現過多衝突。
 
今天在台灣,我們會看到一些財團說不給補助就要出走,出口商說台幣升值會完蛋,或是有些人硬說別管別人去死,開發就對了。這都可以反過來說,這些人在過去都過太爽,被政府保護得好好的,現在換其他人反撲,就受不了。
 
你說這跟戰略有關嗎?當然有關,你提出一套超棒的戰略計畫,讓台灣十年反攻大陸,五十年統治亞洲,百年後侵略太陽系。先不提可行性與否,你要把其他人的生死跟利益當作自己的棋子任意驅使,不聽的都說人家是私心自用,自己才是為國為民。
 
最好是全台灣只有你的利益是利益,別人都該為你去死。幹,你應該會先被打爆頭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