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第二戰研所 Evil Overlor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Strategic Studies

關於部落格
閱書心得與評論,新書介紹與舊書回顧。時事觀察與獨斷見解,個人立場偏黑色,戰略家沒有樂觀的權利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1604704-3']);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522356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左派

 




這篇想了幾周才寫,其實不是被這些成不了事的左派氣的,是那些整天嘲笑左派的自認右派者,原因?只是嘲笑有意義嗎,很多事情了解原因,才會知道怎麼去把事情做好,不然重蹈覆轍只是害死更多人。
 
 
 
 
 
全世界的左派,在這幾十年內相繼執政過,但多半都有一些問題,就是好像把國家社會攪得天翻地覆,死了不知道多少人。這原因其實很容易理解,因為當前世界的運轉模式,百年來都算是右派主導,整套價值體系突然換了一個偏左,又是強硬認定自己是正義的,猛推另一套完全不同的價值體系,國家當然是混亂不堪。
 
正常人,會去找到問題的癥結,然後想出解決辦法,如果發現現實跟自己的課本理論不同,就會去修正理論,得到更優越的新理論,作為下一代的教育工具。然後這些找出左派理論哪裡不合用,並加以改良跟修正,使其可以推行,促進社會進步與技術革新的人
 
就被進步的左派學者,跟無腦大學生批評為背棄理想向財團妥協的騙票政客。
 
 
 
所以檯面上的右派,很多也是被貼標籤來的,雖然這也算是右派自己種下的禍根,現在我們都知道,多元化才是促使進步的動力,可是當年呢?
 
因為共產國際的問題,先進歐美國家為了防堵紅色擴張,極力打壓左翼的成長,讓這些左派人士丟掉工作,嚴重者甚至被羅織下獄。結果,大部分左派的人,多半只能在文教機關工作,當教授或是藝術家之流,整個政經界的主要位子,都被右派所掌握。
 
這有其背景,筆者也不認為這樣不對,畢竟當年共產勢力之旺,許多知識分子都真心相信蘇聯的魅力,天真的以為社會主義是可以推行成功的。只不過實務派的人,很清楚「蘇維埃社會主義」的本質其實就是另一種獨裁,反過來說當然會阻止左派人士的親蘇化。
 
反正,結果就是,在實務界中,左派人士沒有生存空間,只能靠文教事業過日子。然後這批人教出了大量的徒弟與徒孫,在文化面上對社會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各種效果,培養出日後大批的左派支持者。
 
這些人因為無法接觸實際政治操作,在書本跟理論上不停地回饋,自以為解構了「真實」,慘的是蘇聯在幾十年後才倒台,這些人都老了。就算倒台後的資料顯示,蘇維埃社會主義根本就是夢一場,這些學者已經老到無法改變,拒絕相信現實,以至於持續訓練天真的左派大學生畢業出去。這種不停的回饋理論,加強信念而非接受現實的做法,導致現在全世界,包括台灣在內,自稱左派的人有一大堆幻想家,根本不知道經濟政治的實際運作方法,陰謀論滿天飛,一旦有人真的參與政治
 
往往被批鬥為背棄理想,向財團妥協的政客。
 
 
 
這情況在美國跟歐洲相對還好,因為民主比較成熟,政治需要不停的選舉,一個剛畢業的左派小夥子,真給他選上後往往發現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在多年折衝跟修正後,終於可以選上個市長,但身邊的朋友與幕僚也換了一批又一批,那些無法接受妥協的都走了,然後
 
上電視跟報紙批評以前的同志背棄理想,向財團妥協。
 
像是美國,市長做得好,又得到支援之後,朝向國會議員跟州長之路邁進,而面對更多人與更多利益,他就越得要偏向這個世界的舊有體系,你問他為何不堅持理想?拜託,絕大多數的人都不認同,連選都選不上要談何改變?而那些老朋友
 
依然在電視跟報紙上,批評老同志背棄理想,向財團妥協、出賣百姓。
 
所以,絕大部分的情況下,左派根本執政不了,或者應該說,能執政的都被那些沒當政過的學者跟批評家,罵成死右派去了。原本左的都被罵成右了,那還剩下幾個真左?
 
這不重要,對這些堅持理想的人來說,妥協是絕不可能的事情,你們都是向財團妥協、出賣百姓的資本家。
 
 
 
你說這很蠢,但堅持幾十年總是有代價,這代價是右派自己種的因,因為過度偏向某一種體系的結果,就是整個階級僵固化,越來越多人發現自己在這種體系中翻不了身,逐漸傾向另一種思維,這也是近年來左派人士漸漸可以取得政權的理由之一。
 
只不過,看看那個悲劇的加州,我們心裡要有數,這可是在大部分民眾都相信了這些左派理想下,才可能發生的狀況,但其結果就是財政的瀕臨崩潰,與造成極右的再興,畢竟這些執政經驗趨近零的左派,真的執政後可能把事情搞好嗎?
 
這絕不可能,但為何左派堅持自己沒有錯?這不是什麼王八蛋的左派天性,是因為在幾十年失去接觸實際操作的狀況下,脫離現實太遠,但左派的人認定,這是價值觀改變的必要犧牲,只要整套價值轉變了,其理想就可以推動了。
 
這種想法就邏輯上來說是對的,但實際上卻必然是災難,各位讀者想想,希特勒當年是不是也打算推動一套新秩序,全新的價值體系在其他人身上,蘇維埃不也是一樣?結果我們都知道了,禍害他人無窮。
 
因為左派之所以可以在學院跟這些進步人士中如果興盛,很大一部份就是不愁吃穿的問題,加上民眾向來對陰謀論買單,媒體操作下這種理想派人士很受歡迎,反正真的執政後,事情沒有發生轉變
 
就都是其他人背棄理想,向財團妥協、出賣了百姓,讓我們先消滅資本家,課與超高額的稅負,拿來發展理想就可以了。
 
 
 
奧巴馬當選後的世界,還有歐洲許多國家左轉,之所以弄得傳統盟邦人心惶惶,主要就是這種不負責任的想法造成。因為對這些左派人士來說,問題都是出在帝國主義跟資本主義,只要美國帝國主義撤出,讓他們「自己解決」就好了,國內問題只要強行推動各種福利,錢從資本家身上挖就好了。
 
別鬧了,現狀是經過長期且許多人的努力,逐步建構出來的,認為這一切都是錯誤,想要一次改變世界,當然會造成很大的災害。尤其是那些沒有在現代經濟裡面繞過一圈的左派,對於產業鏈的敘述跟解構,幾乎都是錯的。
 
但這也不代表右派都是好東西,王八蛋也是一堆,南美洲的經濟震盪療法,就是很典型的例子。沒有考慮到當地的政治現實,結果只是製造出一堆新的壟斷階級,然後民眾過得更慘,死的人更多。
 
不管你左或右,脫離現實只談理論,拿個數據就要大家照著修正,鐵定有鬼。
 
 
 
 
 
筆者想要說的是,數據這些很重要,但是魔鬼往往藏在細節裡,你沒實際操作過這項業務,或是碰過相關的產業,根本就不可能從紙上作業,釐出其中的絲絲脈絡。
 
右派的禍害在於,價值體系算是符合當代的主流,所以常常自認自己釐清的狀況,對於數據的解讀主觀又有盲點。結果往往是出事才發現,政治情勢沒搞懂,權力結構想錯了,結果事情沒做好就罷了,反倒害慘相關人士。
 
左派的問題是另一個,非主流的價值一旦取得權力,強推理想就會立即受到強烈的抵制,而往往又不肯妥協。他們最喜歡用霸權、帝國、資本主義、父權宰制等解釋,這種萬用鑰匙的解讀法,無助改善現狀。下場就是,拆解了現實權力結構,但卻沒出現想像中的權力重組,社會崩解秩序失衡,原有的人死得很慘,想要幫助的人也沒幫到。
 
但真要說起來,關鍵點都還是出在經驗,人類體制走了幾千年,有許多的現實,包含了制度跟慣習在內,影響的要素多如牛毛。左右派的理想家總會以為現實會照自己想的走,實際上去問問有經驗的,大概都可以預測某個改變,會對未來狀況產生甚麼影響。
 
右派再怎樣亂搞,至少是在現狀的架構下面,萬一出事都還有可以協調的力量存在。在國際間至少大家為了平衡跟秩序,或多或少會介入,避免更大的問題。左派的亂搞,是徹底翻掉現有的架構,企圖建構一個新的結構出來,但往往達不到他們預想的狀況,結果是更加混亂。好比美國過去八年,即使奧巴馬後來踩了煞車,造成國際的混亂而問題依然得不到解決。
 
 
 
其實,左派走到今天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很大一部份是自己搞出來的,小部分是右派抵制數十年造成的思想僵化。
 
因為,每一個接觸現實而修正路線的左派,都被打成向財團妥協、出賣老百姓的資本主義死右派
 
那到底真左派還會有幾個可以做事的貨色?搞鬥爭很行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