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第二戰研所 Evil Overlor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Strategic Studies

關於部落格
閱書心得與評論,新書介紹與舊書回顧。時事觀察與獨斷見解,個人立場偏黑色,戰略家沒有樂觀的權利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1604704-3']);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515607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於最近納粹的討論

好好的星期一...









這篇主要談論最近高中生扮演納粹,結果導致大風波事件的一些心得。
 
 
 
先講結論,就是這些高中生需要的是教育,不是狂罵腦殘一通再說,有問題的是學校的行政跟教學端,這些人才該死,筆者個人的意見,從校長到班導都該直接撤職取消教師資格,不然依照我國教育體制的慣性,大概就是記兩支不痛不癢的過,退休金一樣可以領,然後學生怨懟這個社會拿他們當消氣筒,相關教職人員則會躲在辦公室那詛咒這個世界小題大作。
 
結果會怎樣?對台灣社會來說就是船過水無痕,繼續等待下一個納粹事件爆發。這種例子少嗎?過去十幾年有好幾起了,只是狀況有沒嚴重到會上報兩天,引起相關駐台單位關切罷了。你不重懲到相關人痛,其他人怎麼會看到怕,怕到知道講解這方面議題需要小心。
 
至於會不會引起寒蟬效應,導致所有人講到納粹都乾脆跳過,只講課本比較安全,讓學生失去了解歷史,跟深入探討這些議題?
 
哇哈哈哈,講這話是沒念過中學,還是以為每個歷史老師都「很了解」納粹整套的故事?知道的人,又有幾個人有能力編寫教材,弄出一套教學SOP,讓學生有系統的了解,深入的去理解呢?從古至今都是善惡二元化,考試就是把納粹當壞人寫就好,其他的不考就不會教。
 
台灣啥時候突然很重視教育意義了?笑死人。
 
 
 
筆者下面要說一些個人觀點,大致分三個層次,其一是如何去理解納粹,其二是什麼叫做一碼歸一碼,其三是在台灣的教育系統內,怎樣去改變到可以讓學生理解整段歷史。
 
 
 
納粹的歷史這幾天突然多了很多探討,筆者就不說了,為何納粹是一個極大的惡,惡到我們必須將其符號禁用,防範任何的致敬或崇拜?這道理很簡單,納粹觸犯的是反人類本身這件事,不僅僅只是屠殺猶太人,納粹上台初期,無證關押跟處決了不知道多少左傾人士,後來權力越來越大後,擴張到少數族裔跟性向不合者,包括吉普賽人與同性戀者,猶太人只不過是名單上之一,而人數佔了最多而已。
 
網上近日有一種因為是猶太人被屠殺,所以才會被重視的言論,基本上就是鬼扯一通,整套德國反省歷史的過程,圍繞的不是猶太人三個字,而是為何一群正常人可以在國家體制下,泯滅人性的進行這種集體屠殺行為,猶太人是案例極多,不是只有猶太人。
 
這類以為我們要在乎納粹大屠殺,只是因為猶太人掌握金融或是以色列控制美國等,大概腦袋只裝得下陰謀論,根本不需要花時間去跟這類人討論。
 
納粹是如何進行有效率的種族清洗,把人性中的良知驅除殆盡?大致上來說,台灣經歷白色恐怖的應該會有點概念,你把白色恐怖升級很多倍就是了,納粹做的更多更狠更兇,而且被密告與誣告而入獄者不知凡幾。若你以為這些事情其他國家也有,那該比較的是數量跟規模,不是拿著少數的例子,反證其他人也一樣。
 
這種人性的惡極致化,你怎能還高舉所謂的相對概念,或是猶太人現在也屠殺阿拉伯人作為辯解?這種類比根本是不倫不類。以色列不是一個純粹猶太人國家,也沒有把猶太教當國教信奉,其中還有不少阿拉伯族裔的國民,甚至巴勒斯坦人也有,先前以色列被大肆宣揚的「屠殺」事件,讀者有多少人知道,參與者又有多少巴人「同胞」。
 
以色列被詬病跟被罵是活該,但要搞清楚他們做的事情是什麼,這嚴格說是一種隔離政策,不是系統性的屠殺,更沒有變成政策,企圖混淆其中差異的人,筆者這些天看到的,除了想要證明自己見解不凡外,大概就是人文素養太差,只是想要替台灣內部也有出現過很糟糕歷史做抹粉而已。
 
你真要拿例子類比,現在在非洲出現的一些血腥清洗還比較像,只不過看來台灣也沒幾個人在乎。
 
 
 
再來,什麼是一碼歸一碼?簡單說就是納粹是個混帳,共產黨也是個混帳,然後讀者你認為台灣的前總統也是個混帳。好吧,就當這些通通都是混帳好了,所以在我們大罵納粹之前,必須要先同等的力道指責共產黨,或是先罵一罵國民黨的過去,然後才有資格?
 
混蛋就是欠罵,想要模仿混蛋的小鬼跟師長被罵叫做活該,被修理是應該。而某人會拿著因為B也很混帳,你必須先反對跟罵B,不然就沒資格去處罰A這種言論到處招搖,此人更該罵,因為他根本不在乎事情對錯,只是要顯示自己的不同跟中立。
 
一碼歸一碼的意思是,納粹的過去被清理與反省,所以我們以後不要重蹈覆轍。然後現在共產黨還沒被殲滅,歷史也還沒被清算,讓我們大家一起努力繼續吧國民黨在台灣的威權時代製造了一堆冤案跟悲劇,讓我們一起努力清算跟消滅它吧以色列今天竟然還在製造巴勒斯坦悲劇,讓我們大家一起努力的譴責他吧。
 
每一件事情都是分開的,你我都沒有資格說丟別人石頭前,自己要先沒有罪,因為你我都不是耶穌,有資格這樣講的是神子,不是我們這些凡人。
 
 
 
最後,台灣的歷史教育怎樣去改進?依照筆者在現場的觀察是,目前的狀況是完全不可能。光是要理解整套納粹歷史,即使只是談論部分,剩下給學生查資料,當前的教學空間是幾乎沒有的,課程進度跟考試需求壓力太大,根本做不到。
 
要深入討論就必須要花時間,現在中學歷史課一周剩下兩節,光是要把台灣、中國跟世界史的概論講過去,幾乎就消耗光了,你又不可能開社團課去專講歷史,實務上是沒有做到的可能。
 
但是,教師可以,教師研習還是有時間,學生沒有空去做這種研究,但是教師沒有理由說沒空,你可以說考試都沒空了,哪有時間教,但沒有理由說學生拿一套納粹扮演計畫說要實行,你還笑著說沒關係。
 
教師的義務就是在這種時候,要花時間去指正跟引導學生,今天學生會蠢到去拿納粹當展演,至少表示有那個興趣,你此時費工夫去教育的效率最好,結果沒有做就算了,還反過來說學生投票過了,就只好一起參與。
 
不修理你要修理誰?
 
台灣人若真的很想做這種歷史教育的部分,第一個要改的不是教材,是教師本身,而且要在大小地方都著手進行,不是只有上歷史課需要。這道理不是只有人文教育,數理教育同樣也是,流於考試的形式,就是連數理都沒學好,除了考試以外什麼都不會。
 
別去怪學生了,教師跟行政團隊自己不長進,一點敏感度都沒有,出了事情才在討拍拍,本來就是活該欠罵。
 
 
 
 
 
最後,筆者在某同溫層看到一些很神奇的看法,大致上只能說,你們鍾愛的黨之所以會慘敗到今天,熱愛的信念都沒人鳥,就是因為你們在乎的,台灣大多數人根本不在乎。
 
醒醒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