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第二戰研所 Evil Overlor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Strategic Studies

關於部落格
閱書心得與評論,新書介紹與舊書回顧。時事觀察與獨斷見解,個人立場偏黑色,戰略家沒有樂觀的權利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1604704-3']);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519740

    累積人氣

  • 8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十分鐘內就懂的系列 - 定義問題

這篇是因應網路最近一些很好笑的 觀點而來,好笑的理由不在於講的有沒道理,而在於雞同鴨講,混淆或亂代換問題。故這篇,要用「廢除死刑」這個問題來當作範例,所以並不會討論是非對錯的問 題,請讀者抱持輕鬆的心情即可。

 

首先,根據科學的方法,第一步就 是要先觀察,觀察問題到底是怎樣一回事,所以我們可以把廢除死刑這個問題,拆成動詞跟名詞。廢除的定義不需要多說,就是以後不准這樣幹,死刑是名詞,所以名詞的定義有點複雜。

 

死刑:使用國家的力量,經過法律上的程序,用暴力手段剝奪當事者的生命。白話文翻譯:國家喊口號完後,把某人拖出去宰了。

 

意即,死刑就是一個剝奪生命權的手段,純粹是手段,無涉道德立場。

 

接著,才是真的麻煩的地方,我們要討論廢除死刑,一定要先定義死刑這個問題,筆者認為不管是贊否雙方,應該都可以認同死刑就是一種:國家經過程序合法剝奪當事者生命的手段。既然是手段,那麼我們如果要討論手段,真正該討論的問題是,我們是要把當事者凌遲、車裂,還是一槍斃命乾脆點。顯然爭論的焦點不是在怎樣死法比較人道上,而是這個當事者本身該不該被拖出去宰掉的問題。

 

故而,真正要定義的問題在於,「廢除死刑」是哪一種問題?

 

若是法律問題,我們的焦點要放在取證、審判、判決的公正,或是死刑本身是否違反憲法的一些根本問題。意即有執行面上的爭議與憲法本身的解釋。


若是犯罪率問題,我們關注的應該是死刑對增減犯罪率的影響,這需要大量的數據佐證。意即廢除與否必須依據死刑到底可否嚇阻犯罪。


若是社會問題,我們該討論的是死刑是否會對社會造成負面影響,這可能是道德性的,也可能是技術性的。意即死刑是否會對整體社會的進步與否產生影響。


若是道德問題,這涉及到不同宗教觀、價值觀對於道德的詮釋,我們該討論死刑是否會牴觸我們相信的宗教,或是我們對人類的價值論斷。意即我們怎樣看待生命權的。


若是正義問題,那麼我們需要的是AK47RPG,自古以來正義都是打出來的,光用嘴砲打個屁蛋。

 

網路上的討論,不少是很好笑的,理由就在於代換觀念。例如在討論「犯罪率的問題」時,某人跳針進來說「不執行死刑不足以安慰死者在天之靈」;或是在討論「生命權的價值」時,某人跑來說我們要「優先重視殺人或被殺者的家屬心情」;亦或在探討「法律上的缺陷造成的『誤判』」,某人高舉標語認為「死刑有其正面或負面效益,不能光用法官會不會貪污來決定」。

 

我們當然可以討論複數的問題,但複數的問題要討論,一定是先在某些立場或觀點上有所確定。

例如某甲認為「生命權非常重要,也認為死刑有嚇阻犯罪的效果,但我國法官會有錢判生、沒錢判死,故而他支持廢除,以避免無辜者受害。」

這就是一種觀點與想法,若讀者想要駁斥這種論點,應該提出讓他可以釋懷的條件。例如審理法官必須抽籤產生,或是加入陪審團的條件,讓檢察官去科學取證,證據表明無誤等等。

要先讓某甲對降低誤判的措施有信心,才可以讓他放棄支持廢除死刑,而不是拿「被害者家屬好可憐,若死的是你家人怎麼想」這種論調去反駁。

 

並不是這種論點有誤,而是根本雞同鴨講,討論的問題根本沒關聯。要是這樣還不打緊,若因為立場不同而妖魔化對方是邪惡的,那麼這種討論就變成無敵鐵金剛大戰機械獸的等級,雙方麻煩去場外幹一 架,打贏的來說比較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