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第二戰研所 Evil Overlor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Strategic Studies

關於部落格
閱書心得與評論,新書介紹與舊書回顧。時事觀察與獨斷見解,個人立場偏黑色,戰略家沒有樂觀的權利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1604704-3']);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522356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搶救理化比搶救國文重要






昨天的八仙塵爆讓人心情不好,就一個科學家兼第一線教師的立場來說,實在是有話不吐不快。請恕晚輩沒有告知就引用教授的話:「國文不搶救不會死人,理化教育不搶救就出事給你看!」
 
心情很糟,是因為這些人大部分都不知道塵爆有多可怕,更讓人鬱卒的,是想到教育現場,那些中學生的死反應。無論你講的再怎樣生動,放影片跟做實驗給他們看,基本上都跟無效教學差不了太多,在他們活到國二,開始接觸理化課之前,對自然科學的興趣已經被破壞殆盡了。
 
坦白說,筆者每年遇到一百多個學生,大概七成以上是對自然科學零興趣的,就算你讓他們接觸實驗課,會發現陌生到恐懼,白目到危險的比例有夠高,一個十四歲的學生,表現活像是幼稚園生,只想看到火跟聲音,重點在爽與快樂,其他不管。
 
別以為這無所謂,至少還有三成的學生會聽。剩下三成有興趣的,
大概一半的人很難理解你在講什麼,即便以背誦取得成績,也不過是一知半解。至於你說那剩下的幾個完全搞懂的?別逗了,這不到五趴的十來個小朋友,不會是今天在八仙樂園被燒到的那一些人。
 
就以培養基本科學觀念來說,我們應該在乎的是後面那一百多個學生才對吧?尤其對很多文科生與高職生來說,國中是人生最後一次接觸系統化自然知識的地方,上了高中後面對繁瑣的圖形與計算,又會有幾個人有興趣。更別提升學考試需求,文組學生欠缺誘因去深入學習,這長大後還會記得才有鬼。
 
 
 
要深化理化教育,讓學生畢業後擁有起碼的科學常識,至少十幾年後不會說出:「風很大所以引發爆炸」這種智障話。這其實需要練習,以一個教自然的老師想法而言,要讓中學生可以理解到塵爆的危險,沒有比做實驗更直接的,但現實的問題是「考試不考」,他們只要知道會爆炸,就可以拿到選擇題分數,至於到底多危險,根本沒概念。
 
即便我們可以帶他們做實驗,這種會有火焰跟爆炸危險的實驗,本來就需要課前宣導,最起碼不可以嘻笑打鬧,不要拿實驗物品玩樂。這些概念看來簡單,實際上要讓每個學生都遵守很難,只要有一個白目亂搞,就很容易出事。在這種狀況下,教師可以選擇的方案,一個是分組分批,在老師眼睛可以盯著的狀況下施作,另一個就是花很多時間從基本實驗室守則開始練習。
 
但不管哪一種方案,以目前的學校教育來說,課程時間實在太短,根本不可能做到。單單就一個塵爆的概念,要讓他們感受到危險性,而不只是看看就過去,非常花時間,遑論把各種相關理化基礎知識都做實驗下去。以筆者這種科學家背景,也在第一線教過上千個學生的立場來說,不把現今的自然科教學時間加倍,實驗器材跟設備大幅更新,升學考試至少要有一半是動手實作,很難把這些科學概念深化到學生心中。
 
 
 
說白一點,因為不考,所以學生都不懂,也沒興趣懂。這更糟的是心態,從以前到現在,有過幾百個到上千個學生跟筆者抱怨,說未來人生又不需要懂這些知識,漂白劑混水就可以用,清潔劑知道可以噴就好,管他酸性鹼性,標籤看得懂就可以了。
 
是啊,結果就是長大後毫無概念,看到腦殘的Color Run覺得很炫就要參加,也不管細微粉末是否對肺部造成傷害。覺得Color Play就是要撒多一點彩色粉才好玩,反正噴一包不會有事,多噴兩包應該也不會。結果等到爆炸了才說怎麼會這樣。
 
筆者看到的,是一種輕忽科學對國家的傷害,這遠遠比國文不好慘烈的多。若我們國家的工業技術要進步,生活科技要提升,國民科學素養要累積,這些不從根柢打起,怎麼可能會好。
 
而這一切的第一步,就是要先「有腦」,可是學生有腦之後,就會開始上街頭反課綱,到教育部丟雞蛋,所以當前教育單位應該還是會努力要學生去讀經。什麼,你說這是社會運動,不是自然科學?
 
有腦就是會想啊,怎麼可能有人大腦只會對理化有反應,然後對其他事物白癡到極點?人類的成長不是玩RPG,能力值可以全部灌在一個項目,一個有腦的學生,可以將日常生活的理化常識應用,並且可以理解到像Color Play其實是腦殘活動,這種人是會有幾個乖乖牌,把政府的謊言當信仰來拜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